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个人精神 >> 学习成才 >> 学习精神 >> 正文  
  陆士嘉求学         
陆士嘉求学
[ 作者:张克澄    转贴自:清华校友网    点击数:38    更新时间:2020-07-03    文章录入:admin ]

 

 

母亲陆士嘉襁褓失父,因之被她的母亲也就是我外婆视为不祥之人,从此不待见她。母亲几乎从未得到过父母的疼爱。然而她天资聪颖,为了获得外婆的关注,学习格外认真,每学期末都能拿回一张第一名的奖状。而这时外婆能说上一句“不错,放在那儿吧”,她就快乐得像只小鸟。

渐渐地,母亲从学习中得到了更多的快乐,她像只小蜜蜂似的独自在书本中采蜜,不再祈求外婆的关心。高中毕业时,母亲选择考大学,外婆却认为女孩子迟早要嫁人,念不念书无足轻重。母亲奋力抗争,坚持要求学。母女俩拗了几天,外婆见她实在是倔,想想她一贯学业优秀,加上周围亲朋劝说,也就妥协了。结果母亲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师大物理系,皆大欢喜。

母亲大学后期,父亲张维考取了交通大学唐山学院土木系。父母的长辈本是世交,他们从小就认识,这时交往更密切了,几年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除了谈情说爱之外更多是谈今后的打算。母亲在中学的时候就被居里夫人所吸引,暗暗地立下做中国居里夫人的志向。父亲说这个志向太大,恐怕在中国难以实现。那就出国留学!好呀,两人一拍即合。

可是,出国谈何容易!其时,出国留学无非两条路。首选是官费,过五关斩六将,去争取各省凤毛麟角的官费留学名额。可这种名额无论如何不对女生开放,任凭你成绩再好,学业再优也白搭;第二就是自费留学,所费不赀,非殷实之家不敢问津。

母亲只有第二条路可走。两人商定大学毕业后先工作一段时间,这时期母亲攒钱,父亲申请考官费。1932年,母亲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师大物理系毕业,接手学长汪德昭在志成中学(今北京 35中)的物理教学工作。为了能多拿薪水,母亲不仅用心教书,而且不放过任何兼课,每月可挣 120元,这在当时已经相当于一个大学讲师的薪资了。拿到薪水后,除了留下生活所需,大部分交给外婆保管,作将来出国之用。不仅如此,母亲还兼做家教,以便多攒些钱。

1933年父亲毕业,先做铁路工程师后回唐院当助教。1935年获悉清华庚款留美公费生招生,备战后往考,却以第二名落第。盖因当年这个专业只取一名,被他小学中学同学钱学森夺走。

母亲得到消息后安慰父亲说,别泄气,明年接着来!这样也好再给我一年时间攒钱。伯父张度对父亲说,你生下就是老二,既然是老二的命,明年再考就选个招两名的科目。父亲觉得哥哥说得有理,第二年就报了力学专业有两个名额的第五届中英庚款公费生,果然又考了个第二!

父亲考上庚款,资金有了着落,母亲盘算着这几年攒的钱也够路费了,便通知外婆要用这笔钱。谁知晴天霹雳,外婆告诉她,这些钱已经给小儿子,即我六舅开诊所用了!母亲闻言急得团团转,既不忍责怪外婆,又不能逼哥哥去变卖诊所。茶饭不思,火急火燎,眼看出国的计划就要泡汤。天无绝人之路,外婆的弟弟也就是母亲的舅舅施今墨是名震京城的四大名医之一,一向喜欢这个聪明上进的外甥女,常常鼓励她好好读书,做个自食其力的人。获悉此困境后慷慨解囊,资助了母亲 800元路费,并承诺每月按时支付生活费。有了舅舅的支持,母亲才得以和父亲同赴欧洲。这件事,母亲记了一辈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不断以各种方式还舅舅的人情,却觉得怎么也还不清。后来母亲对所有考上大学的子侄给予经济支持,恐怕与这段经历有很大关系。

19377月,卢沟桥的炮声中,父母告别了战火笼罩的北平,经南京到了上海。87日,他们登上了驶往欧洲的最后一班轮船。当船缓缓驶出吴淞口时,望着日寇炮击下黑烟笼罩的上海,父母和同行的卢嘉锡等个个脸上流淌着泪水,人人怀着学好本领早日回来报效祖国的决心,把眼前的这一幕永远地刻在了心上,终生未忘。

父母在巴黎与汪德昭李慧年聚首,然后分道。父亲是中英庚款留学生,去了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母亲则去了德国,这是当时世界物理学的圣地。

到德国后,母亲在柏林一面过语言关,一面考察各大学情况,看哪所大学适合自己。在这期间,她发现德国的航空工业非常发达,认为中国要想不挨打必须发展航空事业,遂放弃做中国居里夫人的想法而选择空气动力学。她打听到哥廷根大学的普朗特教授(Ludwig Prandtl)是现代流体力学之父,空气动力学理论的主要奠基人,心想要学就学最好的,要拜就拜名师,决心拜普朗特教授为师。

她先是给哥廷根大学发去一封信,表达了自己想师从于普朗特的意愿。可没想到,信倒是很快就回了,却告诉她普朗特教授因为年事已高不再接收学生,信中还委婉地说普朗特教授的门槛很高,从来就没有收过亚洲学生,更别说女生了。

母亲本来想不行就换人吧,可一看后面的话气就冒起来了,什么叫门槛很高?不就是怀疑我的水平吗?我偏要让他们看看中国女学生行不行!

带着这种心情母亲来到哥廷根求见普朗特。

普朗特听说有个中国女学生坚持要见他,便请她进来谈谈。

当母亲将来意说明后,普朗特笑了:他们没告诉你我两年前就不收学生了吗?况且,这行对数学要求很高,东方人数学不行,女孩子就更不懂逻辑了。母亲一听就急了:您没考过我,怎么知道我不行?普朗特一愣,认真地看了看母亲:好,你过来!从书架上取下几本书说:这几本书,你去找来看,两个月后来考试吧。母亲忙不迭地把书名抄下来,认真开始备考。

两个月后,母亲如约来到普朗特办公室。普朗特一脸困惑:你是谁呀?我能帮你做什么?母亲急了:您不是让我读您指定的书,两个月后来考试吗?我现在准备好了,今天就是来考试的。老先生这才想起两个月前的事。随即拿了几张纸,写了几道题递给母亲:你去隔壁做吧,两个小时后交卷。两个小时过去,老先生准时推门进来,拿过考卷认真看起来。老先生面无表情,母亲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等看完了,老先生抬起头轻轻一拍桌子:祝贺你,我收你了!这是改变母亲一生的决定,也是母亲极大的荣耀。一向以严厉挑剔而著名的普朗特教授在关山门两年后重新收徒,收了他学生中唯一的外国人,唯一的女学生。

无巧不成书,母亲的小学同学钱学森在美国也选择了这行,师从著名空气动力学家冯·卡门教授,而冯·卡门正是普朗特教授的第一个博士生。五十年代钱学森回国后,父亲曾开玩笑对他说,从学术传承上来说,士嘉是你实实在在的师姑。钱学森笑而不语,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明白,母亲和他都是普朗特的传人,哥廷根学派的嫡系传人。

在普朗特教授的指导下,母亲学业精进,半年后获得了洪堡奖学金。洪堡奖学金的金额比父亲的中英庚款要高出近一倍。有了这笔钱,生计彻底解决了,母亲立即去信舅舅施今墨,谢谢资助,可以停止了。1942年,母亲顺利地通过了论文答辩,拿到了德国三等博士学位中的最高级,一等。

解放后母亲被选为全国妇联执委,她到处给女学生讲自己这段求学经历,鼓励女生要自尊自爱,奋发向上,不惧权威,积极向学。

 

(作者为陆士嘉儿子。)

 

  • 上一篇文章: “院士回母校——线上讲堂,重温经典”之谢礼立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院士回母校——线上讲堂…[107]

  • 沈从岐:“天下第一刀”发…[51]

  • 先贤虽去 风骨犹存——学校…[53]

  • 孙中山的参谋总长李烈钧[53]

  • 百岁将军吕正操的不老情[59]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张嘉璈 | 通货膨胀——国民…[31]

  • 张嘉璈:民国银行之父[25]

  • 银行业现代化先驱张嘉璈[17]

  • 民国银领 张嘉璈辞职始末[23]

  • 张嘉璈的沉浮人生[27]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