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中华英雄 >> 军事家 >> 正文  
  凌晨4点,彭德清突然检查战备工作,当年他在长津湖全歼美军整团         
凌晨4点,彭德清突然检查战备工作,当年他在长津湖全歼美军整团
[ 作者:张逸民    转贴自:搜狐    点击数:18    更新时间:2020-10-24    文章录入:admin ]

 

 

1958年,解放军海军著名战斗英雄张逸民率部队来到厦门,准备参加接下来对金门的作战。本文是老英雄的回忆:

 

我对厦门,可以用全新的字眼儿来形容。所谓全新,就是跟浙江比,跟闽北比罢了。相比之下,生活环境,全是新的了。快艇也是进了全新的海域,作战环境也是全新的了。我们必须迅速调整,让全大队人马能迅速适应新环境。

 

全新生活环境中,我提出三防:防疫、防食物中毒、防特。

 

快艇也要适应新环境:这儿水温高,快艇保养格外要加强。这儿水气大,注意防湿潮,许多装备容易长毛变质,尤其是弹药要勤检查勤保养。这儿潮差大,大潮时,有7米的潮差。

 

作战环境全新:要熟悉停泊码头周围的水域,要熟悉好厦门港全部水域,要熟悉好作战待机点的水域,要熟悉好方圆百公里内的航行水域。我准备好带领艇长们至少去三次熟悉海区。

 

到厦门的第三天我就带着艇长、中队长们去熟悉海区了。我特请了厦门的航海业务长讲解他们航行中的亲身体会,把厦门港熟悉个透。第四天又乘坐护卫艇31大队的护卫艇,从厦门港出发,一直熟悉到东山港,沿途主要港湾航法全熟悉完,返回时又专门熟悉定台湾。

 

这次出航,我特别关心的是下一步如何瞒过敌人从厦门港神不知鬼不觉的航渡到定台海湾待机点的任务。我问陪我们去熟悉海区的艇长:“你们出海巡航活动,一般情况下每月有几次?”他回答:“每周至少有一次,有时候是两次。”“出航和返回时间有固定吗?”“这出航时间不太固定。大多数是晚出早归,但也有早出天刚黑返回的。”我又问:“每次出去巡航是什么队形,艇与艇间隔有多大?”他告诉我:“基本都是单纵队,队形变化很少。艇与艇间距离要求不严,大多数是不能超过一链的。”我再问:“出海巡航都是什么型号的护卫艇?”他告知我:“都是老艇,艇航速一般就是12节吧。巡逻吗,就是慢悠悠的。”我觉得这些对下一步隐蔽从厦门港进入定台海湾很有参考价值,至少我们可以伪装成护卫艇出海巡航。

 

说实话,海上指挥员若想在近战作战中,带好部队打胜仗。首先他必须是位能带编队走路的干将才行。否则,你会将部队带得七零八落,或是碰撞、或是搁浅。如若出现这种情况,你是没办法向上级交待的。知识也好,航海学问也好,都是学而知之,世界并不存在生而知之的现象。我认定,熟悉海区,就是为自己的航行减少阻碍。熟悉的越多,越细致,就是拆除越多的航行障碍,路也就自然会越顺当。这次出海熟悉海区,心里觉得亮堂了,知道该怎么走了,那可不是用高兴一词所能表达的了。应该说,我为海战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鱼雷艇下水后,立即恢复战斗力。

 

车运一千多公里后,专列到达厦门,应即刻恢复战斗力,这既是上级的要求,又是全体指战员的愿望。

 

快艇下水前,主机都属正常。因车运要求卸下了螺旋桨,安装亦正常完成。待艇下水后唯一要做的是每艘艇必须在港发动主机并跑跑航速,看轴系是否正常。经请示,水警区答复是:港区北部敌雷达不能发现,试验航速可在夜间进。遵示,各艇下水后都在8小时内,完成了航速试验。

 

然而,快艇的装雷工作却遇到了预想不到的麻烦:因厦门的潮差太大,高低潮时有7-8米。一个潮时时,如果调度不好完全可能把时间浪费掉。经过试验,一个潮时内则可完成全大队9艘艇的装雷。如何利用潮水,丰富了1大队装雷的知识与经验。

 

熟悉完海区后没多久,舰队前指在厦门召开作战会议。会议当中,彭德清副司令交给我一项新任务:“你们研究一下,如何能非常隐蔽,确保快艇神不知、鬼不觉的平安航渡到定台湾去。”其实,这件事我已早有准备。我接受首长交待的任务返回虎屿后,就跟大队部有关同志及中队长、艇长们开始研究办法。经过酝酿,最后向水警区报两个方案:一是自航方案。即各中队3条艇成右梯队的密集队形,以最低航速航行,中队间距离在1链以内,伪装成护卫艇出巡逻,向定台湾进发。

 

第二方案:由护卫艇并拖。在护卫艇左右舷各一艘快艇,尾部再拖带1艘,如护卫艇动力不足,则拖带的快艇可单伡给护卫艇增加点推力。第二方案的施行,必须在风平浪静的天气条件下进行。报到水警区后,舰队前指最后选用快艇自航方案。彭副司令说:“自航方案好,我赞成自航。”其实快艇用自航办法,我早在年初从31大队调给1大队雷达艇后,我就用雷达在杭州湾作过试验,3艘快艇如果成密集梯队航行时,在雷达上根本就分不清是3艘艇,而看成是一艘舰艇了。没想到当初这份实验,今天反倒能派上大用场,可见指挥员脑子里,各种各样资料越多越好,这就叫有备无患啊。

 

彭德清副司令又是个不眠之夜。根据舰队前指的命令:决定快艇1大队9艘艇编队于822日的22时,自虎屿启航,自航进入镇海角以西的定台湾内待命行动。此次出海的关键,在于隐蔽与安全。这两者都必须完整做到,缺一不可。假若做不到隐蔽,稍有疏忽露了马脚,那就是前功尽弃。据此,我与副支队长刘建廷有个约定:海军镇海角雷达站站长,在1954年底曾在高岛雷达站任主要号手,识别快艇有丰富经验。我说你(指刘)一定要让他亲自上机,认真仔细地观查。若分辩不出来,或是总觉得很含糊,那就是我们的成功。

 

822日夜,晚饭后部队就集结在码头上。编队进入待命状态。先由大队政治委员刘春志同志做了政治动员。部队各个摩拳擦掌,士气高昂。那份跃跃欲试的战斗精神,着实令人鼓舞。此时,福州军区政治部工作组,正在我大队检查工作。其中有军区政治部的青年部部长李怀义中校、政治干事张泰玺上尉。他们坚持要与部队同行。经请示首长后,得到舰队前指的同意,后来安排他俩随指挥艇航行,以保证领导机关的人员不出任何差错。

 

8222158分时,我向舰队前指请示编队出航离码头。作战指挥室指示:同意于2222时准时离码头,并向我传达首长两条指示:既要保证隐蔽,又要保证安全。沿途注意灯光管制。

 

82222时,1大队准时启航。编队在厦门内港走的是西航道,即靠近嵩屿航行。事先有规定,保持无线电缄默,各级只收听,不能发任何信号。在鼓浪屿以北,各中队就成密集梯队航行,航速最低,行动很迟缓,真像老车拉车一般,既很稳当,又很安全。但我也从这次低速航行中,发现了重大缺陷:快艇出击恐怕要加不了速了。为什么?你看快艇驶过后,后面有冒出一片黑烟,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现象。

 

当夜的气象条件相当好:偏南风3级,微波有小涌,视程良好,再加上满天星斗,真是少有的好天气。

 

编队航行中,各中队都使用减音器。减音器工作后,主机隆隆声没有了,而代之以快艇前行的分水声。一路很平静,几乎艇上的个人交谈声都能听的好远。说实话,快艇出行很少能遇上如此安静。

 

这一路,我想得最多的就是镇海角雷达站的站长此刻在雷达上观察的结果是什么?是否被他辩认出是快艇。

 

当夜2330分,编队顺利、平安到达了定台湾。各艇均靠上了预先安排好的大型机帆船队。每2艘艇靠1艘机帆船。大队指挥艇专门靠到最靠岸边的1艘机帆船。这艘机帆船有两个特点:一是装有一部直通岸上指挥所的电话。这里既是1大队的指挥所,也是厦门市渔业公社捕捞大队的指挥船。184艇靠上指挥机帆船后,船老大立即指挥全船人员给快艇搞伪装。快艇除掉自身的伪装布、伪装网之外,在机帆上又将四条网具拉到主桅上,外面看上去,就是渔船正式晒网。其实,今天的作用就是专门将快艇藏于其中。

 

我一靠好指挥船,迫不及待想知道这次航行到底隐蔽的如何?我马上拿起电话向刘副支队长了解个究竟。他接到电话说:“老张啊,今天是大成功啊,我再三让他猜,他始终未认出是快艇。后来我告诉他,这是快艇时,他仍怀疑,怎么就没认出来呢?”刘副支队长又说:“半夜了,机械检查完毕,抓紧时间休息。老张,不多说了早点休息啊。”就这样,22日顺利度过,进入待机海域备战正式开始。

 

战斗部队有一大特点,指挥员一声令下全体休息。下令不超过五分钟,指挥船上、快艇上,不只是一片安静,同时传来入睡的鼻息声。但是岗哨警惕的眼睛,照样还是明亮而闪光的。我和政委两人被安置在全船最高处,既能看清全港,又能看清天空。此刻,我还能听见部队入睡的鼾声。

 

舵楼上面,其实可睡四、五个人,大概为关照部队指挥和开会的需要吧,这里只有我和政委两个。大概舵楼上面,不仅视野最好,夏季这几天又是最凉爽的地方。那海风习习吹来,真是沁人心肺的凉爽啊。刘春志虽说已经躺下闭上双目,我知道他没睡呢。还在思考这一天的大事。我的工作只有他的支持,才可能开展起来。他绝不是等闲之辈,我从内心敬重这位政治委员。说实话,尽管今天方方面面都比较顺利,但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我还有个毛病,心里一有事,就很难入睡。此时心里就这两件事,弄得我难以入睡:一是水温这么高,海蛎子又长得如此之快,快艇加不上速,怎么办?明天天亮后的防空又是个大难题,真是分分秒秒的熬时间啊?

 

政委轻轻用手碰了我一下说:“老张,睡吧,天快亮了,明天还有一大堆事要你去做呢。明天要炮击了,说不定我们也会出击呢。”我应声躺下,并说:“政委,航渡中看到那浓浓的黑烟了吧?”没等我说完,政委说:“别想了,赶紧睡。”就这样,硬逼着进入梦乡了。

 

厦门地处东南沿海,这儿的早上来得特别早。拂晓时分,天就很亮了。这是因为海洋反光性特强,再加上天空又特别的蓝,天空特蓝就显得格外光亮。我虽然睡得十分香甜,可我这个人属于那种觉睡得轻,有点动静就能醒来的人。突然有人喊:“参谋长,岸上过来一辆小车子。”随着喊声我马上坐起身来,向海边张望。是一辆淡绿色的车子,我马上意识,彭副司令到了。我马上喊刘政委:“彭副司令来了!”我边穿衣服边喊:“船佬大,备船!”我背上枪,向舢板船奔去。

 

凌晨4点钟,果然是彭副司令光临定台湾。我和政委站在小舢板上,望着彭副司令的身影,真是有无限感慨啊。感慨之一,我们这支前线敢死队,在彭副司令的心头,份量重啊。感慨之二,老首长年长我们许多,昨夜肯定又是个不眠之夜。感慨之三,彭副司令真是老红军的楷模啊。人们都说诸葛亮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在这一点上,有许多老红军都是超越诸葛亮的模范。他们这些老红军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活着的楷模啊。指挥船距岸边不到百米,彭副司令向我招手就看得清清楚楚了。舢板距岸边还有10多米远,彭副司令操着闽南口音的普通话喊道:“张逸民,你们大家辛苦了!”我和刘政委齐声回答:“首长辛苦了!”小舢板一抢滩,我和政委就大步跳下船,径直奔向彭副司令。彭副司令拉着我俩的手说:“我还怀疑呢,这里恐怕不是定台湾呢?怎么就是看不见快艇呢?看到你们俩来了,我才晓得你们的伪装搞得好啊,连我这个老兵也被你们给蒙骗了。”

 

彭副司令说:“我现可以放心的往回走了。你们伪装这么好,证明你们的工作很出色,我完全放心了。告诉你们俩,今天就要炮击金门了,你们要准备好,如果炮击后,料逻湾的敌舰想外逃,你们就要出击了。白天的防空要搞好,千万不能发生意外。”我和政委一再请彭副司令到船上吃顿早餐,彭副司令婉言谢绝了。并说:“不行啊,我得赶回去蹲指挥所了,这次出来没请假啊,军区首长还不知道呢,我这是偷着跑出来的。”我们俩陪同彭副司令上了一条乡村公路。临行时,彭副司令秘书说:“你们大队自虎屿出发后,首长就离开指挥所往定台湾赶。先得用船载小车,上了岸就不停的往定台湾赶,足足跑了五个小时,首长已经一夜未合眼了。回去又得五个小时,到家就吃午饭了。”

 

大战在即,彭德清副司令其实就是放心不下,专门过来看我们的伪装工作的。这其实也是临战前的战备检查工作,打仗并不仅仅是一腔血气之勇,更是科学更是技术,是靠方方面面细致的工作支撑起来的。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彭德清副司令任志愿军27军军长,在长津湖战役中全歼美军第31团战斗群,是志愿军唯一一个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团的军长,创造了志愿军的唯一战例。没有细致的战前准备工作,是不可能取得这一战果的。彭副司令的不眠之夜,让我感动一生,让我学到很多,这就是我们的开国将军们老是能打胜仗的原因,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首长的身教更有感染力呢。

 

 

作者简介:张逸民,新中国海军第一代鱼雷快艇艇长,先后参加六次海战,共击沉敌舰3艘,重创1艘,是人民海军中参加海战次数最多,击沉敌舰最多的海军英雄。

 

  • 上一篇文章: 爱国廉将彭德清

  • 下一篇文章: 王海的访谈录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邓小平同志南方视察随行记…[62]

  • 难忘“争气桥”——南京长…[99]

  • 顾准和李贽[87]

  • 揭秘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92]

  • 张嘉璈 | 通货膨胀——国民…[252]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扬工匠精神 行慈善义举——…[18]

  • 杨斯盛:近代“大国工匠”…[27]

  • 杨斯盛:捐资建学校,只为…[15]

  • 赵国通:一生心系劳动保护…[22]

  • 一代宗师杨斯盛后人秉承家…[18]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