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个人精神 >> 婚姻家庭 >> 爱情 >> 正文  
  李四光与许淑彬的爱情故事       
李四光与许淑彬的爱情故事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点击数:74    更新时间:2021-06-05    文章录入:admin ]

 

 

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18891026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回龙山香炉湾村。少年时代在家乡求学,1902年冬赴武昌读书;1904年赴日本求学,回国后参加了武昌起义;1913年,李四光又赴英国留学;1919年回国,先后担任北京地质大学地质系教授、系主任,中国地质学会副会长等。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地质部部长、中国地质学会理事长、世界科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李四光不仅是一位科学巨匠,且还是一位感情丰富的丈夫、慈父。他凭自己的知识和毅力,不仅成就了辉煌的事业,还建立了一个温馨美好的家庭。

 

兄长横加干涉,好事多磨终成眷属

 

李四光长得高大英俊,但性格温和,含蓄沉着,曾赢得国内外许多姑娘的青睐。由于他钟情地质科学事业,婚姻问题却迟迟未解决。直到1921年,由著名化学家、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丁绪贤介绍,才与23岁的江苏才女许淑彬结识。

 

许淑彬出生于大户人家,其父许士熊在驻英大使馆任职,上世纪初奉调回国任教育部秘书。许淑彬随父回国后,曾在上海天主教会办的一所中学念了5年书。她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英语、法语、音乐学得很好。她中学毕业后,随母来到北京,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英语教师。

 

俩人相识后,双方互有好感,并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然而,这对才子佳人的婚事,也与许多常人一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考验。

 

许淑彬与李四光刚开始恋爱,父亲许士熊突然因病去世了。她家中的事情便由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哥哥作主。许淑彬的这个哥哥虽然受过美式教育,却他极力反对妹妹与李四光谈恋爱,其理由是:李四光家里太贫寒。他要许淑彬找一个家境较好的富家弟子。

 

一天,许淑彬的哥哥特地找许淑彬谈话,要她慎重考虑与李四光的婚事,并警告说:“婚姻非儿戏,一步走错悔千古,再不要与李四光谈了!”

 

许淑彬却独具慧眼,她不同意哥哥对李四光的歧视,坚定地说:“能否建立幸福的家庭,人的素质是关键。知识和才干本身就是财,而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男人最可贵的是智慧和事业心,有了这两点,必然会有一切。李四光才华横溢,事业心强,又无不良习性和嗜好,日后必有前途。你不喜欢李四光,是目光短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兄妹俩意见不一,时常发生争论。特别是父亲去世后,哥哥常以家长的身份反对她与李四光的婚事,使许淑彬一度陷入痛苦之中。

 

然而,尽管许淑彬的哥哥极力反对这门婚事,李四光却对许淑彬的爱意十分坚定。他经常邀许淑彬在一起作曲、唱歌、散步、玩乐器,还与她谈人生和理想。两人交往频繁,感情日益升华。

 

为了改变哥哥的看法,许淑彬只得求助妈妈帮忙。所幸的是,许妈妈很喜欢李四光。她认为,李四光为人朴实厚道,柔中有刚;许淑彬生性好强,刚中有柔,两人结合,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于是,老人家几次找儿子做工作,劝他再不要干预妹妹的婚事;许淑彬的哥哥见母亲一再赞扬李四光,又不断为妹妹说情,便不反对妹妹与李四光恋爱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1923114日,李四光与许淑彬在北京吉祥胡同的住所结婚。婚礼上,名流云集,学界泰斗蔡元培特地到场为他们证婚。

 

面对小家矛盾,夫妻相互理解合好情深

 

世上没有不冒烟的灶,人间难找没有不争吵的夫妻。李四光与许淑彬结婚初期,也一度发生过不少矛盾。

 

许淑彬个性直,脾气大,李四光脾气好,事业心强。李四光以为,自己已过而立之年,气旺力坚,正是大干事业的好时机。结婚后,他一心扑在地质科研上,往往顾及不到家庭和许淑彬。这样,年轻活泼的许淑彬难免感到寂寞、孤独。久而久之,许淑彬生气了。

 

一次,许淑彬约李四光星期天到颐和园去散散心。可到了星期天,李四光却因忙于科研课题,对许淑彬的承诺没兑现。为此,许淑彬很气愤,独自抱着刚满一岁的女儿到颐和园去了。后来,李四光虽然骑着自行车在颐和园门口赶上了她,并且一再向她“道歉”,许淑彬心中的气一时难消,没有理会李四光。这一天,夫妻俩都闷闷不乐。

 

李四光因研究地质科学经常搬一些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石头回家,且研究起来常常连妻子、孩子都忘了。许淑彬见此情景,气不过,便将一块石头拿去压了腌菜。李四光知道后,批评了她一通,许淑彬受不了顶了几句。为这事,两口子一连几天不说话。

 

有一段时间,李四光因赶写科研论文,每天深夜才回家。许淑彬怕他身体累垮了,一再叮嘱他晚上要早一些回来。然而,一心扑在地质科学事业上的李四光实在是难以做到。为此,许淑彬又气又心痛李四光的身体。为了改变李四光的这一习惯,许淑彬决定“教训”他一顿,有一天,许淑彬乘李四光未回,抱着孩子偷偷跑回了娘家。李四光深夜回来时,以为妻子、孩子像以往那样早已睡了,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哪知,他伸手去摸被子时,被子里没有人,而是一块长石头,李四光吓了一跳。

 

有风方起浪,无潮水自平。李四光坐在床上冷静一想,妻子生这么大的气,问题出在“石头”上。第二天一大早,他特地赶到许淑彬娘家,向她一再作解释,并把许淑彬和孩子接回来。

 

“石头”风波之后,李四光深深感到:事业与家庭是相辅相成的,家庭问题处理得好,是事业的推进剂;处理得不好,就要拖事业的后腿。家中出现的几次矛盾,自己确有一定的责任。自此,李四光对许淑彬的生活渐渐体贴、关心了。紧张工作之余,他还拉几首好听的小提琴协奏曲给许淑彬听,用音乐交流思想,加深夫妻感情。

 

患难中见情真,在人生的风雨中携手前进

 

19446月,李四光率领的地质研究所为躲避日寇,匆忙离开桂林向西跋涉。由于环境恶劣,天气炎热,卫生条件差,再加上饥饿、缺水,李四光在途中患上了痢疾,身体非常虚弱。许淑彬用自己带的药品,精心护理他。李四光在病中也十分担心许淑彬的身休,怕她因劳累过度而病倒,为减少妻子的压力,他强打精神,以宽慰妻子的心情。这对恩爱夫妻在逃难途中互相体贴、关照,度过了乱世中最困难的一段时光。

 

1944年底,李四光夫妇随地质研究所流落到重庆,由于旅途劳累和生活太差,许淑彬突然病倒了。当时,他们的女儿李林在成都,家中的事情几乎都落在李四光的身上。此时,李四光正全力从事地质力学研究,他既要搞科研,又要照顾妻子。每天早上一起床,他像家庭主妇一样,买菜、烧水、做饭、洗衣服,帮许淑彬服药,事无巨细,样样都干,而且干得有条有理。

 

许淑彬见丈夫十分劳累,又耽误许多科研时间,心里很难过。一天,许淑彬躺在床上对李四光说:“你是不是向所里讲一下,叫他们派个人来帮帮忙。不然,我担心你会累垮的。”

 

李四光的个性十分倔强,不愿给单位和别人添麻烦。他对许淑彬说:“请人来照顾,很难贴心,还是我自己照顾更放心些,累点苦点算不了什么。”

 

据李四光早年的一个弟子在香港某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介绍,李四光对许淑彬的爱护和照顾,不但情深意重,而且相当科学。文中说,许淑彬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特别是见到老同学、老朋友,往往特别兴奋,话也特别多。李四光认为,多兴奋、易激动,对身体有害。为了使许淑彬不激动,他在家里订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许淑彬的客人来访,先由他出面接待,然后由他转告许淑彬,许淑彬听到转告的消息,就不会激动和兴奋了。

 

由于长期劳累过度,李四光的身子支持不住,心脏病发作了。一家两个病人,李家的困苦可想而知。李四光一病倒,家中的事情全由许淑彬的弟弟许保均照应。这对病中的夫妇到此时才更深地感到:健康的身体是事业和家庭的幸福之本。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有远大志向的人,如果没有健壮的身体,理想不过是梦幻。为了事业,为了家庭,他们在病中相互鼓励,相互照顾,相互研究战胜疾病的办法,争取早日康复。

 

为保证双方按时服药,他们决定:许淑彬用的药,由李四光保管;李四光服的药,由许淑彬存放。这样,彻底改变了以往服药不规律和漏服的问题。

 

他们还认为,精神好坏,对恢复健康极为重要。为配合药物治疗,他们还独树一帜地创造了两种疗法:一是音乐治疗。他们认为,音乐是治疗的良药。他们俩都爱好音乐,一个是小提琴高手,一个钢琴弹得非常出色,丈夫为妻子拉琴,妻子为丈夫演奏,两人娱乐起来,病痛似乎全无。二是钟情事业。李四光认为,病中去掉杂念,而专想事业,也是一种较好的精神疗法。在治病期间,他时常拄着拐杖,带着罗盘出外散步,碰上值得测量、研究的地层,他就蹲在地上仔细察看、分析,心思都集中在心爱的事业上。经过药物和精神疗法,他们的病很快有了好转。

 

夫妻相濡以沫,献身祖国科学事业功炳史册

 

1945年,第15届国际地质学会要在伦敦举行。为参加这次学术盛会,李四光携夫人一同前往。这年4月初,他们从香港搭上一艘挪威货轮,航行两月余抵达法国马赛。再转乘火车经巴黎到了伦敦。

 

194910l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远在英国的游子李四光,听到这一消息,激动得彻夜难眠,他决定早日回国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然而此时的台湾国民党当局正在设法阻挠李四光回国。一天,在伦敦的朋友陈源打电话告诉李四光说,国民党驻英国“大使”郑天锡已接到台湾方面的密令,要让李四光在英国发表一个公开声明,拒绝接受中共的“政协委员”职务,不然就要扣留他。

 

李四光得到这一消息,马上告诉夫人许淑彬。许淑彬建议李四光先走,伦敦家中的事情留给她来处理。李四光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决定马上到普利茅斯港去乘船。临别,李四光紧紧握着许淑彬的手说:“我走了,你要时刻提高警惕。我到法国后马上给你来信,我在那里等你。”

 

许淑彬含泪点头道:“我记住了。”过了半月,许淑彬盼到了李四光的信,立即赶到法国与丈夫相会。几天之后,这对历经风险的夫妇终于在法国见面。不久,又一起踏上了回祖国的征途……

 

1966年,河北邢台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正在病中的李四光非常想到灾区看看,并开展地震预报方面的科研工作。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许淑彬时,遭到许的反对。许淑彬对他说:“你的病这么重,走了恐怕回不来。”李四光执意要去,对她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理解我。你过去不是经常讲,要全力支持我的事业吗?”经李四光这么一说,许叔彬只好同意他去。妻子答应了,李四光高兴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关心和爱护我。”

 

422日,李四光赴灾区考察。临行时,许淑彬特地为他预备了一暖瓶面条。李四光笑了笑说:“知我者妻也。”

 

次日早上,李四光回到北京,许淑彬又赶到车站去接。李四光问她:“我只出去一天,你为何要来接呢?”许淑彬深情地说:“我担心你的病。”

 

李四光听后,非常感激地说:“有你这样的老伴照顾,我病不了啊!

 

据著名记者贺思水19867月在香港《明报》月刊第247期上发表的《从李四光小道想起的》一文中说,李四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只想到了两件事:一件是地震预报未攻克;另一件是与他相伴几十年的妻子许淑彬,对她放心不下。可见他们夫妻感情之深。

 

1971429日,科学巨人李四光与世长辞,许淑彬痛苦至极。李四光不在,她的精神崩溃了,生活也感到索然无味。由于对李四光的过度思念,她终于病倒了。1973年,许淑彬去世。贺思水在《从李四光小道想起的》一文的末尾,谈到许淑彬和李四光夫妻情深时说:“李夫人可谓命好,有这样一位既有才学、又有感情的丈夫,由于与丈夫李四光感情太深的缘故,她在丈夫去世两年后也随他而去另一方世界再续情缘……”

  • 上一篇文章: 柔美爱情的背后是坚强

  • 下一篇文章: 陈云与于若木的婚恋家事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宋叔和与白银厂矿[102]

  • 为高铁装上“智慧大脑”[85]

  • 方舟子悼念邹承鲁先生:出…[101]

  • 邹承鲁:科学研究五十年的…[69]

  • 邹承鲁:一生做真人[58]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把一生的爱献给祖国的江河…[8]

  • “国家强盛 个人才幸福”—…[4]

  • 流水无语  大地铭记——追…[7]

  • 江河其工  星斗其魂——忆…[6]

  • 长眠江河  大地铭记——送…[7]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