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中华英雄 >> 教育家 >> 正文  
  曾鲲化:一位化鲲为鹏的铁路先辈       ★★★
曾鲲化:一位化鲲为鹏的铁路先辈
[ 作者:十年砍柴    转贴自:新湖南    点击数:70    更新时间:2021-04-24    文章录入:admin ]

 

 

在英才如群星璀璨的清末民初,曾鲲化算不上很知名,即使在他的湖南同乡乃至宝庆府或新化县的同乡中,今日被世人所熟知的总是黄兴、蔡锷、陈天华、谭人凤这类人。在时局动荡的新旧交替之际,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者、能带领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统帅,更容易引起后人景仰。

曾鲲化也是一个革命者,但最终他成为了一个扎扎实实的建设者。他生于1882年,卒于1925年,41岁可谓短寿,但和他的同乡宋教仁、蔡锷、陈天华相比,又算是活得长的了,那个年代的湖湘英才,许多人生命短促,像彗星一样划过天际。

曾鲲化是新化孟公镇人,字抟九。其名与字显然来自庄子之《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样的名字寄托着长辈对他的殷殷期望。他后来的人生历程证明了不负长辈厚望,从一条资江里的“小鱼”,变成一只奋飞的大鹏。

曾鲲化家境贫寒,童年时无钱上学,放牛帮衬家里。在放牛时他常到一家私塾的窗外听先生讲课,久之被先生发觉,一问询得知眼前的孩子天资聪颖、一心向学,于是免费收其为弟子。

十二岁那年他参加新化县的童子试,考了第一名俗称“案首”,在乡里便有“神童”之誉。等曾鲲化成人时,沿袭千余年的科举制度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维新之风吹进了闭塞的新化县。1897年,当地绅士邹代钧、周叔川等人创办了新化实学堂,次年,曾鲲化进入这一新式学堂。1903年,曾鲲化考中了官费留学日本资格,踏上了求学东瀛之路。

从偏僻的湘中山乡到日本,在当时是很漫长的一条旅途。那时候全湖南没有一寸铁路。湖南第一条铁路是190512月,历经近七年建成使用的株萍(株洲至萍乡)铁路。曾鲲化和他的伙伴们,离乡、出省、去国,旱路靠骡马加步行,水路则靠乘船。

在列强环伺、外侮日加的20世纪初,东渡日本的中国青年,特别是湖南青年,喜欢选择学军事,似乎带兵打仗是最能保卫祖国的方式。曾鲲化亦如此,他先入日本成城军校(该校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预备校,蔡锷即从此校毕业后考入士官学校,后改为振武学校,蒋介石在振武就读)。有一天,他读到了日本人所著的《支那铁路分割案》,此书主要内容是论述日本如何在中国与俄、英等列强争夺铁路权益,从而把铁路作为侵华最好的“触角”。这本书改变了他的命运,深受刺激的他觉得铁路将是未来中国兴衰的重要事业,于是舍弃了学军事,考入日本著名的私立岩仓铁道学院,学习铁路管理专业。

在转行学铁路后,曾鲲化并没有变成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他依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在日本成为了早期的同盟会员,并当选为清国留日学生总干事。——在日期间,他不但和陈天华、谭人凤、谭二式、苏鹏、曾继梧、蔡锷、章士钊等同乡过从甚密,作为留学生领袖,他也应该在这个时期结识了孙中山先生。

1906年,曾鲲化学成归国。在当时的中国,这样的铁路专门人才是凤毛麟角,24岁的他被主管交通和通讯的邮传部延揽,开始了“公务员”生涯。

这位喝过洋墨水的青年才俊,到了主管铁路的最高政府部门,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丙午考察”(1906年为丙午年)。当时,中国铁路建设正如火如荼,朝野有识之士也看出铁路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从京师到汉口的芦汉铁路也在当年建成通车。但当时由于清廷的政治腐败,铁路的管理非常混乱,其权属也五花八门,有些铁路是外国人修外国人管理,有些是中日合建但聘请外国人管理,从事铁路运行是不折不扣的“八国联军”。

在此之前,政府对全国铁路状况很不摸底。初生牛犊的曾鲲化历时十个月,对全国所有运行的铁路进行了考察。他装扮过铁路工人、普通旅客、商人、学生、乞丐,乘坐过一、二、三等客车,多次藏身于机车、工程车、守车以及货车里,与地方大员、中外铁路管理者、旅客、记者、乡民、查票人、卖票人、司机、过磅员进行交流,并对准备修建铁路的地区进行勘探。然后又历时三个月,写出详细的调查报告,并在调查报告的基础上写就《中国铁路现势通论》一书。

他在此书中最早提出了中国铁路系统的管理思想。他认为“管理权为铁路之命脉,权在我,则人为我用;权归人,则我用于人”。主张政府必须掌握铁路主权,培养一大批铁路专门人才。为此,他于1907年写就了《上邮传部创办铁路管理学堂书》,提出兴办专门的铁路院校。这份上书得到了时任邮传部尚书的徐世昌激赏。在这封上书的促进下,政府创办了北京铁路管理传习所,即今天的北京交通大学的前身。

曾鲲化在邮传部没干几年,满清覆亡,在北洋政府时期,他依然受到了重用。袁世凯当国时期,他任交通部 “技正(相当于总工程师)”、路政司司长,可谓大权在握。在此期间,他做过最大的一件事是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同乡兼挚友蔡锷逃离北京,转道云南举起护国大旗。

据曾鲲化的女婿贺舜田撰文称:蔡锷携小凤仙至中央公园(今北京中山公园),到 “来今雨轩”露天茶社饮茶。蔡锷故意将手提的银元袋子放在茶桌上,接着摘下巴拿马草帽也放在茶桌上,并从容地脱下长衫,搭在靠背椅上,然后坐下来和小凤仙对面吸烟、饮茶,神情悠然自如。这时跟踪而来的密探充作游客,坐在距蔡锷不远的茶桌上,盯视着蔡锷。少顷,蔡锷起身对小凤仙说:“我去解手即来,你不要离开!”密探见蔡锷身穿短衫,口衔香烟去厕所,且留下衣物在桌椅上,便不在意。蔡锷绕过厕所,出了园门,直奔府右街石板房20号曾鲲化家里,随即迅速换上了曾妻刘灿华的蓝衫和黑裙,男扮女装,由曾家的厨师和马车夫用轿子抬着,放下轿帘,并故意将绣花鞋尖露在帘外,抬往崇文门火车站,直接上站台,将蔡锷送上直达天津的火车,逃出北京。

徐世昌任民国大总统后,曾鲲化被任命为交通部次长。19253月,北上与段祺瑞政府谈判的孙中山先生病逝于北京。作为中山先生多年的追随者,也是孙中山“铁路强国”主张最有力的支持者,曾鲲化悲痛过度,也于同年随之而逝。在他去世前的一年即1924年,其所撰的《中国铁路史》印行。

直到曾鲲化逝世五十年后,即1975年,穿越其故乡新化县的湘黔铁路才全线运行。

  • 上一篇文章: 救国何以必须读经?——唐文治「读经救国」论的理据

  • 下一篇文章: 允公允能张伯苓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铣工大师张小军:26年心无…[76]

  • “电焊女教授”刘克敏[77]

  • “焊工大师”王敏燕:焊枪…[86]

  • 与浪费针锋相对[63]

  • 天和核心舱升空,中国空间…[7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宋叔和与白银厂矿[13]

  • 为高铁装上“智慧大脑”[13]

  • 方舟子悼念邹承鲁先生:出…[28]

  • 邹承鲁:科学研究五十年的…[22]

  • 邹承鲁:一生做真人[17]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