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欧洲为何能走向一体化

欧洲为何能走向一体化

作者:信力建    转贴自:搜狐博客    点击数:914


src=http://1824.img.pp.sohu.com.cn/images/blog/2009/7/14/8/21/12323addaa2g213.jpg

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在2005年获得重生。坐落在易北河畔的德累斯顿的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建成于1734年,是一座巴洛克式的建筑,它在建筑艺术上的价值堪舆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和佛罗伦斯大教堂相媲美。但在二战的1945213日,高达95米的圆顶教堂在德累斯顿遭受英国空军的猛烈轰炸时被完全摧毁。重建落成庆典中,曾经的敌人英国也派了王室代表参加。

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的重建印证了德国政治家的一句话---战争、破坏、杀戮不应该成为历史的最后答案。且不论重建教堂能否抚平人们心中的恶伤痛,但从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的重建过程中却可以看到人们表现出对战争的反思和对和平的向往。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重建过程中有些细节值得我们注意: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的重建资金部分是由英国和美国的私人捐助者资助;全球包括许多当年与德国交战国家的公民的50多万人参加了捐献,捐款数超过了1亿欧元;重建计划首先由市民提出,由音乐家和教授等牵头,发起重建教堂的公民运动;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更标志着『和解精神』进一步深入人心,

早在新石器时代,德累斯顿地区已有绳纹陶文化的部落生活与此。1206年,迈森伯爵选择它作为临时住处,1270年亨利定都德累斯顿。1485年成为萨克森公爵的驻地。1547年萨克森选帝侯的住处也选在这里。从1679年至1733年,德累斯顿的地位更为重要,由于萨克森选侯腓特烈·奥古斯特一世当选成为波兰国王,后者将德累斯顿建成最重要的皇家住处,招揽了许多最好的建筑师和画家来此地,并发展了音乐艺术。从1806年至1918年期间,德累斯顿是萨克森王国的首都,拿破仑征服欧洲期间,将此作为军事基地。进入到19世纪,德累斯顿已经成为重要的工业城市。如今,它依然是德国主要大城市之一,是『德国硅谷』,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科技大学之一。

拥有数百年的繁荣史、灿烂的文化艺术和无数精美的巴洛克建筑,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易北河上的弗洛伦萨』之德累斯顿,在历史上曾遭受过多次毁坏,1491年遭受火灾,1760年遭到普鲁士军队的炮击,1849年在镇压立宪主义者的五月起义中受损,19452月又遭到盟军的猛烈轰炸。而19452月的德累斯顿轰炸却时至今天依然被认为是二战历史上最受争议的事件之一。

德累斯顿轰炸是二战期间由英国皇家空军和美国陆军航空队联合发动的针对德国东部城市德累斯顿的大规模空袭行动,从1945213日持续到15日,代号『霹雳行动』。英国史学家泰勒不无悲痛的说:“德累斯顿被毁具有史诗般的悲剧性。这座象征着德国巴洛克建筑之最的城市曾经美得让人惊叹。而纳粹期间,它又成为德国的地狱。在这个意义上,就20世纪的战争恐怖而言,德累斯顿轰炸事件是一个绝对带有惩戒意味的悲剧……”

213夜袭之前,美国陆军航空队曾两度轰炸过德累斯顿,分别投了70吨(1944107日)与279吨高爆炸弹和41吨燃烧弹(1945116日)。第一轮空袭是从213日夜间2214开始,2222结束,英国皇家空军第五中队投下了800多吨炸弹。第二轮空袭是英国皇家空军第一、第三、第六和第八中队于三个小时后,从01210145间,投下了超过1800吨的炸弹。第三轮空袭是21412171230,美国在德累斯顿投下了771吨炸弹,并且对路面交通设施进行扫射。第四轮的空袭中,美国的轰炸一直持续到215日。四轮空袭中一共投下了约3900吨的炸弹。后来,美国陆军航空队还发动了两次深度空袭,第一次投下了940吨高爆炸弹和141吨燃烧弹(32日),第二次投下了1554吨高爆炸弹和164吨燃烧弹(417日)。计入德累斯顿轰炸的前后,盟军在短短的时间内共投下了超过7000吨的炸弹。

德累斯顿在这次空袭中几乎被夷为平地。盟军最初将空袭目的定位『切断通信』的初衷也在战争中被广泛扩大,以致造成大量的死亡人数和城市深度被损。根据权威的记录显示,大约有2.5万人在轰炸中死亡。

德累斯顿轰炸之所有备受争议,主要源于几点。

首先关于死亡人数,纳粹德国的估计约为35万到40万的平民死亡(后证明是根据伪造的纳粹官方TB47报告,而真实的报告则显示大约1.8万到2.2万人死亡),德累斯顿共产党政权的官方估计值从2.5万人逐渐增加到14万人。之所以以前公布的和不同地方公布的数据差别甚大,主要是为了政治宣传。纳粹德国极力利用德累斯顿的死亡人数和彻底被毁大做文章,而苏联在冷战时期也利用英美空袭德累斯顿造成深重的伤痛作为宣传工具,并以此来疏离德国人与英国、美国人的感情。

其次,德累斯顿空袭的主要目的至今仍然不清楚。英国认为,剧烈的轰炸不仅能够摧毁对东部敌军撤退来说重要的通讯设施,而且能牵制西部军队的迁移。同时,他们声明,轰炸命令旨在为了阻碍德军的东调和撤退,而不是为了杀戮被疏散的难民。柏林和德累斯顿的空袭计划在雅尔塔会议中被确定。轰炸之前,苏联红军已经距离德累斯顿大约50英里左右,而英美国空军依然坚持进行『地毯式』轰炸,这就让人怀疑到轰炸的目的是为了配合苏联红军的前进还是为了炫耀实力,或者政治作秀,还是警告、威胁苏联。就连开始赞成轰炸德累斯顿的丘吉尔,在事后也反省轰炸并与之划清界限。他这样说:“在我看来质疑的时刻已经来临。所谓的对德国诸城施行的‘区域轰炸’应当从我们自身利益来进行评论。如果我们开始控制那片被彻底摧毁的土地,我们和盟军都将遭受严重的膳宿短缺……我们必须看出,从长远而言,我们的进攻更多是伤及自身而非敌人。”

更为激烈的争论是关于这次轰炸的性质,有不少人认为盟军的轰炸行为也无异于战争罪行,因为轰炸造成了众多平民的伤亡。将德累斯顿轰炸说成是战争罪行的人认为,盟军的轰炸行为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德国的军事力量,但是当时德累斯顿并不是工业中心,而且军队数量甚少(轰炸时防空力量薄弱),因此将轰炸的目标定位德累斯顿本身并不是主要为了军事的目的,大量的难民在城市集聚着(超过30万人)也应该警示了盟军轰炸行动的危险性。纳粹大屠杀是历史上最邪恶的驻足灭绝行为之一,但盟军在德累斯顿掷燃烧弹,在广岛和长崎投原子弹同样也是战争罪行,同样也是种族灭绝之举。----斯坦顿博士、卡玻、马库森等如是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小说家君特·格拉斯将轰炸堪称是战争罪行。同时,德国极右翼也将德累斯顿视为象征,认为盟国与轴心国在道德上相去无几。持这种说法的多是蛊惑人心且利用轰炸推动新纳粹主义。

但是客观分析德累斯顿轰炸的性质与纳粹大屠杀的性质讨论并无直接关系,即再有什么相似的例证,都无法证明纳粹大屠杀的合法性和合符道德标准。

另外,德累斯顿轰炸中并没有确切的军事目标,但同时城市却遭到了燃烧弹的过度破坏,因此城市大量建筑均是木质结构。纳粹军队已经撤退,对平民的褪残多过于军事的打击,这两点界定了德累斯顿在法律上是属于战争罪行。----《火焰》一书中如此说。但是根据1945年《空袭与国际法》,德累斯顿轰炸却因为没有当时没有公约保护空袭中的平民,而反对将它列为战争罪行。

值得欣喜的是,今天的德累斯顿与二战中另一个受到德军严重空袭的城市----英国的考文垂有了很好的伙伴关系。这也可以看作是二战过后的半个世纪里,人们对战争的反省方式与和解行动。『两个受伤的人走在一起就能减轻伤痛』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都遭受过战争创伤的人们、城市、国家。从这个意义出发,今天的欧洲能够如此高度一体化是可以解释的。欧洲这么多国家中,语言和文字不尽相同、各种国家制度并不统一,但为了实现一体化,尽可能将不适合的制度消灭。共同的努力下,欧洲才走向了现在的团结与共和。曾经历受两次世界大战的创伤,『走到一起』成了特有的反省与克制方式,亦可能是彼此表达忏悔与赎罪的最好方式。